当前地址:首页 >> 教师成长

“告状”的背后

时间: 2009-4-17 单位: 

  观察者:大一班 丁乐

  观察对象:焦雨菲、董若彤

  观察地点:活动室

  观察时间:2007年10月29日

  实录:

  上午户外活动时间,我组织孩子们在练习跳绳。不一会儿,焦雨菲小朋友走到我跟前,小脸红红地对我说:“老师,董若彤跳绳抡到我了。”我回答:“你告诉董若彤她抡到你了么?”她摇了摇头。“菲菲,你是不是应该先跟董若彤说啊?然后才告诉丁老师呢?”我们来到正在跳绳的彤彤身旁,我示意菲菲说话,菲菲对彤彤小声地说了一遍,董若彤说道:“说话声太小了,听不清。”于是菲菲又大声重复了一遍:“你刚才跳绳抡到我的脸了。”这时候只见董若彤小朋友惊讶地笑一声:“啊!对不起!我不知道。”,不需要任何提示地彤彤就主动和菲菲道歉了。菲菲笑着说了声没关系,两人就和好了。我借机把菲菲叫到一旁,“你觉得刚才董若彤知道她抡到你了吗?”她一边抿嘴笑一边摇摇头,“对啊,她都不知道怎么会和你说对不起呢?”菲菲默认地笑着。“下次发生这样的事情应该先告诉小朋友,如果问题实在解决不了再来找老师帮助,你说是不是?”她点点头。

  分析

  菲菲是这学期新转来的孩子,很文静,不大爱说话,是一个乖巧懂事的小女孩。从表面上这件事情是一件普通的告状行为,也就是说菲菲是主动告状的所谓的“正义”的一方,而被告状者董若彤被假设在了“非正义”的一方,如果以教师的一般直觉判断,加上平时菲菲的乖巧懂事的表现,也许老师就会判断董若彤是绝对错误的一方。而实际分析起来这不是一般的告状行为,在此事件中,道歉行为是要在当事人知情的情况才有可能主动发生的行为,但关键是当事人彤彤却并不知情。因此问题是出在沟通上,而不是彤彤不愿意道歉的问题。董若彤的跳绳抡到了焦雨菲,因为本人不知道,所以就没有和菲菲道歉。而被绳抡到的菲菲一边忍受着疼痛,一边在等待董若彤道歉,因为她认为董若彤是知道的,是应该跟自己道歉的。在没有得到她设想的回应(道歉)后,于是就引发了所谓的告状行为,向老师寻求帮助,寻求一个公正的判断。

  反思这一事件:第一,此事件的发生是与孩子们的观点采择水平密切相关的。“自己看到的并不等于别人也看到了,别人的想法可能和自己的想法完全不同”,显然孩子们还没有到达这样一个水平。菲菲因为看见彤彤抡绳抡到自己了,也就想当然地认为彤彤也应该知道这个事实。作为教师,第一步应该让孩子互相知道对方的想法,最直接的做法就是把对方的想法告诉当事人,或者让当事人去问问对方的想法。第二,如何恰当地回应孩子们的告状行为。我当时第一反应是不希望特别急于回应和重视孩子们的告状行为,我想把球抛回去,让孩子们自己去处理这些问题,如果处理不了,再提供帮助。希望让孩子们知道自己尝试来解决问题才是最为重要的。因此,这依赖教师平时的生活教育。

  有待继续观察,如果班级中普遍存在这样的事件就要思索如何借助专门的教育活动来解决问题。

 

(编辑 思齐)


 
附件:无
我来评分
平均分: 5.0
评分人数: 1
访问次数:3656
图片新闻推荐
推荐栏目: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