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地址:首页

美国教育经费投入:最大份额用于学前和基础教育

时间: 2015-9-30  来源:中国教育报

  2015年美国教育经费投入——最大份额用于学前和基础教育

  美国时间9月23日,习近平主席抵达美国的第二天就前往塔科马市的林肯高中,与那里的师生们互动、交流。教育,体现着一国发展的未来;教育,是对国家经济竞争力、民众和社会发展的重要投资。中美都是教育大国,在许多问题上都存在相似之处,例如经费投入、师资不足等。本期国际教育着重讨论美国教育的这些事,希望在中美教育的交流中相互借鉴、取长补短。——编者

  美国联邦政府2015年教育财政预算总额为686亿美元,预算额较2014年增长13亿美元,增幅1.9%,较2013年增长30亿美元。拨款预算中最大的份额将用在学前教育至中学阶段,占可自由支配开支的近90%。教育财政预算的持续增长反映了美国总统奥巴马对教育的坚定信念,即教育是对国家经济竞争力、民众和社会发展的重要投资。

  提升教育公平,为每个孩子提供平等机会

  美国教育部部长邓肯表示,尽管美国的教育已经取得了令人鼓舞的进展,但是不同群体之间的机会和成就的显著差距依然存在,这使得美国的经济和未来处于风险之中。美国联邦政府重申承诺,公立学校将努力为来自每一个社区的勤劳家庭的儿童提供走向中产阶级的路径,特别是那些贫困家庭的孩子。几乎2015年的每一笔预算,从学前教育资金到特殊教育资金,到一整套协调一致的基础教育改革,再到佩尔助学金,均旨在确保机会平等。

  奥巴马执政以来,通过“力争上游”竞争性资金推动地方政府和学区积极改革,在提高公共资金的使用效益上取得了非凡的成绩,但在提供竞争性资金的同时,分配补助方案仍为联邦政府帮助和支持地方政府的主要方式。竞争与分配相结合,激励创新,保障公平。2015年,分配性资金依然构成了预算的大部分,占到了89%,并将重点用于解决贫困和少数族裔学生、残疾学生和英语学习者的需求。

  此外,“力争上游”竞争性资金和初中级教育条例(ESEA)与各州的灵活性协议有助于各州摆脱《不让一个孩子落后》法案的不合理条款带来的束缚。2015年,新的“力争上游——公平与机会”投资方案旨在激励各州和学区及时识别并解决机会和成就差距,推动地方全面变革,进一步增进公平。

  使所有4岁儿童享有高品质学前教育

  研究表明,儿童早期教育对于儿童的认知和情感发展具有重要影响,并且能够有效缓和社会不平等,显著改善儿童未来教育和生活,特别是对来自于低收入家庭的儿童而言。在对早期教育意义的充分认识下,奥巴马政府对于改善儿童早期教育表现出积极的勇气和热情。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发布的《教育概览2014》数据显示,美国3岁和4岁儿童的入学率持续低于平均水平。在经合组织中,平均70%的3岁儿童注册入学,而美国同年龄段的儿童注册入学的比例仅为38%;另外,仅有66%的4岁儿童登记入学,而经合组织的平均水平为84%,法国和荷兰已实现所有4岁儿童注册入学。显著的差距促使奥巴马政府将所有4岁孩子都能获得高品质学前教育列为2015年优先教育目标,并在财政预算中明确,将在学前教育上进行一次历史性的新投资,为来自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家庭的所有4岁儿童提供高品质学前教育的途径,并对为更多来自中产阶级的孩子提供服务的州给予奖励。

  美国财政预算包括2015年的13亿美元和未来10年750亿美元的强制性资金,以及通过竞争划拨的学前教育发展补助和其他基金5亿美元。当前,在早期教育上,美国平均对每个孩子的支出为10010美元,处在所有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成员方的第五位,澳大利亚为10734美元,丹麦为14148美元,卢森堡为25074美元,新西兰为11088美元。

  提高高等教育的质量和可担负性

  高等教育一直被认为是成为中产阶级的必经之路。研究数据显示,如果没有接受高等教育,出生在社会底层的孩子只有5%的机会跻身社会顶端,若拥有大学学历则进入社会顶端的概率增加4倍。目前,美国出生于社会底层家庭的青年人中只有9%在25岁拿到学士学位,而出身社会高层的则有54%具有学士学位。增加大学入学机会对于增加经济流动性、社会阶层流动性以及国家的稳定、安全和发展至关重要。但是目前美国大学学费超出了太多美国人的承受能力,近一半升入了大学的年轻人没能完成学业,来自低收入家庭的学生从大学顺利毕业的几率更小,低于10%。

  为了帮助更多学生担负得起学费并带着一技之长从大学毕业,美国联邦政府已经采取一系列举措,包括增加佩尔助学金的拨款至原来的两倍、税收减免和学生贷款改革。此前,联邦政府已经提出雄心勃勃的改革议程,旨在提高高校含金量,为创新和竞争扫除障碍,并确保学生的债务承担能力。美国总统奥巴马与第一夫人共同呼吁所有高等教育界领袖应通力协作,确保每一个孩子,不论贫富,都有机会接受优质的高等教育。作为对于呼吁的响应,目前已有超过100位大学校长和40个公益组织、基金会在诸多关键环节做出新的承诺,如扩大大学预科支持,为更多低收入家庭学生提供暑期大学预备课程;通过早期的干预手段增加意愿进入高校的学生数量;为学生提供优秀导师和严格的大学入学辅导;投入专项资金帮助学生设计成功的职业生涯道路;投入资金支持科学、技术、工程与数学领域的优秀教学等。

  美国曾经一度在大学毕业生占人口总数排名榜上位列第一,现在仅排在第十二名。重回排名首位的奋斗目标对于个人机会最大化和美国的经济繁荣都是十分必要的。为此,美国联邦政府将提高高校的入学率和毕业率视为经济上的必然和道义上的责任,增加大学的可负担能力和提高大学毕业率自然也成为2015年预算的主要焦点,23亿美元的可自由支配资金将用于增加高等教育学位或证书的获得率,推进“2020年美国大学毕业生比例重回世界首位”目标的实现。

  加强对教师和学校领导者的支持

  2015年度教育预算案明确指出,将投入25.55亿美元,完善对教师和学校领导者的支持。将重点帮助所有的教育工作者都具备所需的资源和支持,来向学生提供所需要的有效的教学和个性化学习。信息技术可以帮助教师做到这样的要求,教师和学校领导者必须知道如何最佳地应用技术。“连接教育家计划”将帮助教育者们充分利用技术和数据来提供为升入大学和进入职场做好准备的教学。

  此外,美国联邦政府计划在2015年改革师资培养方案。当前,美国教师培养机构缺乏反馈,需要来确定他们的优点和缺点,并且在项目结束后缺乏对教师到哪里任教、任教时间,以及在课堂上的表现等情况的追踪。联邦政府计划出台一个加强师资培养的新方案,以支持未来教师的专业化成长。

  美国联邦政府计划,鼓励各州在现有教育系统和进展的基础上,发展具有本州特色的教师培训体系,并且在所有教师培养项目中甄别出高绩效和低绩效的项目;要求各州脱离当前的侧重输入的报告要求,简化当前数据需求,整合更有意义的结果,提高师资培养相关信息的实用性;一定程度上依靠各州开发的师资培养项目评定等级来决定是否可以获得资助拨款,主要用于资助那些志愿选择到高需求低收入学校任教的大学生,以确保有限的联邦资金能够支持高质量的教师教育。这些关键的变化将有助于增加鉴别高水平师资培训项目,并创建一个真实客观的反馈循环,向未来的教师、学校和地区以及公众提供有价值的信息,还将有助于改善系统层面的责任,支持高质量的教学。 (周红霞 作者单位: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

  《中国教育报》2015年9月30日第4版


 编辑:怡然
附件:无
我来评分
平均分: 0
评分人数: 0
访问次数:2003
推荐栏目: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