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地址:首页

如何引导建立积极心态

时间: 2012-2-6  

  【新闻回放】

  韩群凤是东莞一对双胞胎的妈妈,本应过着富足的生活。查出孩子患有脑瘫后,13年来,她倾尽所有、无微不至地照料两个孩子,而一家人的日子越来越艰难。面对生活的艰辛,她选择亲手将他们杀死……

  自《南方日报》报道韩群凤溺杀双子案之后,引发强烈关注,有10万网民留言、千名母亲上书为杀人者求情。2011年,6月28日,韩群凤被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5年。5年刑期对曾经决然一死的韩群凤来说,或可承受,但当案件告一段落,引发的思考还在继续。

  2012年1月14日《育儿有招》节目特别邀请到部分脑瘫患儿的家长以及一直关爱脑瘫儿家庭的人士,与医学专家一起探讨脑瘫患儿的康复及家庭的社会融入。

  特邀嘉宾

  杨红 博士 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康复科主任

  史惟 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康复科副主任医师

  朱默 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康复科医生

  朱默:我曾经碰到过有家长,因为访谈的比较深,而且也都是开放式的,所以家长会跟我谈到很多感受,经常谈到最后的时候家长会哭会掉眼泪,比如说我碰到过有一个家长,她两个孩子,她冒着很大的风险,很大的心理压力,第一个孩子不是很好,过了6年她就又生了一个孩子,结果两个孩子都是脑瘫,因为这样子家里必须有一个人去挣钱,可能家庭内部关系不是很融洽。这个妈妈一个人要做16份兼职养两个孩子,找不到保姆来帮她照顾两个脑瘫的孩子,每天连吃饭大小便翻身都要人帮忙,然后她就只能做兼职。

  主持人:那你有没有感觉到如果韩群凤选择了这样一种方法去结束,给人感觉是很同情,我想你也同情她吧,但是你会不会想到那些坚持下来的人更加不容易?

  朱默:那肯定是的,其实我觉得要做这么一个决定,可能这一瞬间,她以后可能也会有后悔的情绪,那一瞬间其实很容易冲动。那个瞬间,其实你要坚持下来,其实不止一个冲动,也是需要很多很多耐力去忍受,而且我觉得最关键可能还是需要更多人去帮助他们,就是说比如说医生和学校相结合,和社区相结合。最好是有一些社会公益组织能够帮助他们,如果这些孩子家长比如说一年能休息这么两个月,或者一个月他们可以休息几天,不用照顾,他们可以出去朋友聚会,放松,然后再回来,心态会好很多。

  史惟: 我一直跟年轻的医生讲啊,对一个年轻的家庭来讲,你告诉他们孩子是脑瘫,这个是天塌下来的事情。有的医生是这样告知的:“呃,你是个脑瘫的孩子,是治不好的。”我们希望的告知是要花15分钟来告知,在我手里有很多家长会跟我讲,我从来没看到过一个医生是这样告知我疾病的。

  主持人:你告知的家庭有没有表现的很激动的。

  史惟:对啊,有很激动的,要让他们接受然后第一次告知是非常非常重要的,所以我们经常在培训时就告诉医生,怎么样来告知家长是脑瘫,那当然整个告知以后,还有整个家庭会有一个很不同于其他家庭的经历。所以我们现在提出的残障,残障它是一种经历,是一种体验。

  这个残障不是孩子来体验,首先是家长在体验,然后是家庭在体验,接下来是孩子在体验,那我们怎么样去充分发掘这个体验的过程中间,它有积极的意义的。朱医生为什么要进入家庭进行访谈?访谈的过程中,我们需要了解家长对这个体验的过程中间,他消极的心态在哪里。但是我们如果是从干预的角度来讲,我们怎么样去引导他们?去帮助他们发展出一种积极的心态?我觉得这个真的非常重要。其实最近,就在去年吧,国际上有个非常著名的报道,叫正向从事对脑瘫家庭的干预。什么叫正向从事,就是说我们对待一个家庭,从正面的角度,从积极的角度重新地去诠释它,这个疾病带给我们的经验,体验里面一种积极的一种。那么我们会发现,脑瘫带给我们的除了消极的一面,也有积极的东西。这个积极地东西主要体现在哪里。我们可以看到,在上海的民营的康复机构,著名的大概有四五家吧,这四五家记过,有的非常成功的,但是这些机构的创办人有的他们家里都有这样的经验,就是说有的是自己就是脑瘫,有的是他的孩子是脑瘫,或者就是自闭症。那么他们是怎么样克服的,这样把这个经历转化成一种正向的,我觉得就是我们是需要整个社会去关注,去讲出这样的经历,告诉我们。然后,去引导更多的家庭去接受这样一种积极地心态。

  朱默:我觉得跟他们谈心,就是一个很好的出口。就是说你只要能谈进去,他不会觉得你在敷衍他,讲到他自己心里所想的东西,慢慢深入。可能前十分钟他会让你做冷板凳,不给你凳子坐,但是后面基本上都还谈的满深入的。最后都会很动情,就是会自己心里的问题。他也希望把这些东西反应出去,有个出口,就是能有更多的孩子受益。

  :开始的时候就是一个孩子,你就把你们夫妻俩最美好的愿望放在这个孩子身上了,当你拿到这么一个结果的时候。其实家长第一是不承认的,第二是拒绝的,第三是封闭的。所以我觉得有时候一定要有一个渠道,就是说,去宣泄。那个东莞的妈妈她可能就是没有地方宣泄,给她很有效的去宣泄,可能爸爸就是离开了,或者工作很忙,留她一个人在封闭的环境当中,一直是对着这两个孩子13年,那肯定是要闯祸的。我个人是认为,一直是这样,就是你的不幸是一把双刃剑,对我们家来说,我们家就是不幸反而是一个凝聚力,我有很多小家庭也好,就我们夫妻两个互相扶持,我们大家庭相互之间是关爱的,我们每一任的邻居他都给了我很大的帮助。所以说,我女儿今年20岁,她考入大学她不是偶然的,然后她成长的每一个过程中,有互动的情绪啊,有互动的机会,包括我们下面几位,小病友的家长,我们经常会交流啊,就是医疗上的交流,生活上的交流,可能在这个地方就是情绪上又宣泄。所以说这点是很好的,就不要说有一个孩子,就关在小房间里,那是很不良的。

脑瘫孩子如何融入社会

"甜橙树"连结心与心

更多精彩内容,进入《育儿有招》专栏


(AGE06版权所有,请勿转载) 编辑:木木

我来评分
平均分: 0
评分人数: 0
访问次数:3515
推荐栏目: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