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地址:首页

“好教师”定标准 引热议

      --教育部制定教师标准引关注与探讨

时间: 2010-7-8  

  教育部近日通过官方网站发出一条消息,称“我国教师教育落后50年”、“绝大多数老师不合格”报道严重失实。辟谣很快,因为 “失实报道”掀起的声浪已颇受关注,放下 “合不合格”不说,舆论突现对当下教师素质存在的普遍质疑。辟谣消息同时透露,教育部正在研究制定《中小学教师专业标准》、《教师教育质量评估标准》等,称之为“教育改革发展的迫切需要,也是教师终身学习和教师专业化的内在要求”。

  这一点上,倒是和“失实报道”中提及的《教师教育标准》有吻合之处。该报道称,标准最快年底出台,会提高教师的入职标准,将教师工作的重心转向 “授之以渔”,同时要改善现在我国中小学老师存在的三个主要问题:不读书、不研究、不合作。

  “辟谣”和“失实”有实有虚,但激起的讨论却一样实实在在:制这些“标”能产生多大的改变?听听一线教师怎么说。



(素 描:宋溪)


  素质,是问题吗?

  “现在有点求全责备了”

  陈然(化名,北京某重点高中教师,班主任)

  不读书、不研究、不合作,不知道这个结论是怎么作出来的,但就我周围的现实情况来说,不是这样的。

  现在老师们搞科研,一方面是自己教学的需要,另外一方面可能有点功利,就是评职称、写论文,而且还要有课题。现在从我们学校的角度来说,特别支持搞科研。

  不读书这事,从我内心来讲,还是挺渴望学习、提高自己的。但有的时候确实顾不上,需要处理很多琐碎的事情。例如当班主任,各个方面事情都要负责。

  老师们之间是应该多交流,可是这种交流的机会也不是很多,时间也不允许。

  现在带两个班的课,又当班主任,就感觉挺疲惫的。学校里很多班主任都说,如果要有专职班主任就好了,那样大家都能专注于自己的学科,能够深入钻研。现在有点求全责备了。

  “各级培训是应付,提高成绩才有用”

  林伊(化名,北京某初中教师,班主任)

  老师现在还是跟着考试的指挥棒走。读书、研究、合作都是为了提高和创新,这都要学校的支持,不应该只是老师个人的行为。如果学校只专注学生成绩,那么老师搞这些就看起来太另类了。

  这课题那课题的,对教学没什么帮助,对学生成绩也没什么立竿见影的效果。一方面又要学生成绩,一方面又要老师搞这搞那,最后这些行为又不计入考核,老师的积极性也受挫啊。

  现在我倒是经常参加各级培训,占用了时间,但是感觉对教学没有什么帮助,就是应付。如果能够提高学生成绩,教会学生学习方法,我才会觉得培训有用。

  廖祥兵(北京普育学业素质成长中心主任,青少年成长规划研究者)

  强调现在的大多数教师“不读书、不研究、不合作”不太合适,我觉得这是不理解老师。

  现在教师上课以及完成的教学任务,完全是按照教委的规定还有学校的计划,包括小升初、中考、高考,老师们压力很大,他们首先得把这些工作完成。同时,上课的时间要减少,因为要给学生减负,可是学生升学的成绩又得考好,这需要花很大的精力啊。

  标准,能期待吗?

  “所谓标准行不通”

  林伊:所谓的“教师教育标准”行不通。考试方案不变,对学生的评价标准仍然是那一套的话,只改变老师的评价体系有什么用?

  我们学校老师压力很大,学生不愿学习,都是老师逼着学生去学,老师的评价要和学生的成绩挂钩啊。

  再说,引导学生掌握学习方法是好,可是最后怎么评价和衡量老师的能力呢?

  老师当然希望一个新的评价标准,前提是真的可以实施。

  “大多数老师愿意改变”

  陈然:我倒觉得颁布这个标准是个好事。这些标准提倡“授人以渔”,我身边的很多老师已经开始这么做了,侧重培养学生的能力,这跟标准不矛盾。

  不管现实条件有什么约束,如果对学生有好处的话,大多数老师其实很愿意改变教学方法。即使这些标准会造成很多老师不合格,那也没什么可怕的。因为任何一项改革都得经历一个过程,这个标准也应该允许现有的老师有一个转变的过程吧?否则去哪儿找那么多合格的老师呢?一个标准把大多数老师都否定了,也不是很现实。

  改变,何处发力?

  “理想的评价体系应当是各尽其才”

  陈然:对现有的教师评价体系,很多老师都不是很满意。既然学生可以因材施教,那么老师为什么不能各尽其才呢?有人擅长做辅导工作,他可能适合做班主任或者心理辅导老师;有人可能在技术方面有长处,就去专门教某一学科。一个人不可能在各方面都在行,对于老师也不能那么苛刻。

  所以评价体系需要有一个改变,最理想的是能关照到不同老师的特点和长处。而比较普遍的期望,就是这个评价体系应该侧重老师的综合能力和素质,而不是只靠学生的分数。

  老师们肯定不希望那种硬性的、数据式的、把什么都量化的评价,其实教育本身就有很多不可量化的东西。

  “中长期教育规划出来了

  那就是我们的短期目标”

  廖祥兵:如果高考没有变化,还是拿着应试教育作评判的时候,家长的需求一定是要去迎合考试的,这时拿出这个标准说要让老师“授人以渔”, 让教师单方面改变,这里就存在矛盾。

  如果说新高考改革和现在“教师教育标准”方向是一致的,我觉得这套标准推行起来还比较好,反之就要看如何协调矛盾了。

  一线教师真的懂得怎么教育、什么适合孩子,科研机构肯定应该听取他们的意见,甚至拿着现在没成形的标准去做试行,在试行过程中去改,去发现问题。不能拿教育改革来牺牲孩子们的时间,要确立实验区和实验校,先进行实验再推行。

  中长期教育规划不是出来了吗?我觉得那就是我们的短期目标。

  [围观]

  @郑渊洁:今天听说教育部为此辟谣,感到辟谣多余。大多数教师是否合格公道自在人心。人民期盼的教改不是谣言。

  @网友:高中教师埋怨初中教师水平低,送去的学生不会学习;初中教师埋怨小学教师不负责,只会乱收费加重学生负担;小学教师埋怨家长对孩子太惯养,不配合。到底谁是谁非?我觉得整个社会,所有人都应该负责任吧?

  @网友:老师应该彻底实行分级制,并进行一年一评,由学生来评为主,教育局现场听课为辅。让那些授课水平高的老师真正的被选出来。并实行级别工资,拉大级别工资的差距,让混日子的老师没法过下去!

  @liu021965:从教15年来看到现在的家长对孩子的溺爱,看到孩子的懒惰不愿学习,看到现在教材越来越变态的难,考试也越来越难,现在又出一个标准,还真不知道如何当一名教师了,现在的教育问题不应该只是在教师身上。

  @人间四月天:看一个产品是否合格要看它以什么作为标准。标准都没谱儿,三天两头瞎变,怎么会有合格产品出现呢?干了26年了,不怕苦,不怕累,就怕没谱的领导,没谱的专家,没谱的标准!

  @香山红叶飘 :弱弱滴问:现在有多少学校领导、乃至教育部的领导合格?有多少领导在读书、研究、合作?

  (来源:北京晚报 主笔:秦亚堙)

  八成多教师不能容忍学生奇思怪想责任在谁

  有学者表示,当务之急是打破一味以学生成绩为标准对教师进行审核、评价的制度,建立起一套新时期下的“好老师标准”

  6月12日,浙江宁波效实中学特级教师张弛,腿部受伤后坚持坐轮椅给学生上课。张培坚摄(资料图片)

  近日,据教育部官方网站消息,为进一步加强教师队伍建设,教育部正在研究制定《中小学教师专业标准》、《教师教育课程标准》、《教师教育机构资质标准》、《教师教育质量评估标准》,建立教师教育标准体系。教育部发言人指出,进一步改革和创新教师教育,全面提高教师素质,是教育改革发展的迫切需要,也是教师终身学习和教师专业化的内在要求。

  随着人们对教育和教育质量的日益重视,好教师仿佛成为一种稀缺资源。这从中小学阶段愈演愈烈的“择校热”便可见一斑,毕竟“择校”的最大意义就是“择教师”。因此,教育部的这一举措立即引发社会对“教师标准”的热议:好教师应该具备哪些标准?

  早在2007年,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91.6%的人认为,我们的社会应该让最优秀的人来当老师。

  优秀具体指什么,高学历的教师是否就是好教师?曾有网友对此表示质疑:博学多才的人多了去了,但他们不一定就能为人师表。好教师首先是要品德高尚,教书育人是“良心活儿”。

  在北京市民办幼儿园巴学园园长李跃儿眼中,幼教老师是否优秀,体现在他是否对教育有情感上。“巴学园在招聘教师时,会特别考察应聘者的情感表现。好的教师会有一种‘感受力’,他会去关注和揣摩孩子的心思,会爱孩子,爱幼教工作。这样的人能抓住适合的教育机会去帮助孩子。但是这样的人太少了!”

  不久前,《工人日报》报道了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麻江县景阳中学教师高华方的事迹,感动了无数网友。这位被网友誉为“最牛家访老师”的普通教师,曾在7天内完成了全班学生的家访,不算步行,他仅骑摩托车就跑了446公里。

  对此,一名中新网网友留言说,优秀教师的基本标准,是真正热爱教育,重视孩子的身心健康。2009年4月,《中国青年报》发布的一项调查也显示,85.0%的大学生认为,教师就应以教书育人为乐,乐业的教师才是成功者。

  2009年,在腾讯校园频道进行的一项调查中,当下多为学生的“90后”,评出了他们心目中的“完美教师”——“跟学生交朋友,不摆老师架子”排在首位,其次是“公平公正,能平等对待每个学生”。

  可见,不少人希望当下的教师,能更多关心学生的身心成长和个性发展,而非仅仅关注学生的分数。不过,在竞争日渐激烈的当下,教师在面对学生数量不断壮大的班级规模和繁重的教学压力时,难免力不从心。难怪有人呼吁:“我们的社会,应给予更多好教师产生的土壤。”

  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2008年进行的“中国教师健康状况调查”发现,60.0%的人认为,教师的首要压力来自“学生成绩”;此外还有“教学或管理任务重、工作时间长”(50.3%)和“收入低”(42.6%)。

  北京普育学业素质成长中心主任、青少年成长规划专家廖祥兵曾表示,现在教师上课以及完成的教学任务,更多是按上级的“规定”和“计划”进行,内容包括小升初、中考、高考。一方面要给学生减负,一方面要提高学生的成绩,现在的教师压力很大。

  近日,上海市教科院普教所发布了一项对上海、天津、重庆、南京、杭州和南昌6城市中小学生的调查结果。数据显示,教师对学生的奇思怪想容忍度极低,孩子们的不少创意在萌芽中夭折。其中,学生对教师能“耐心解答,共同探讨”的认同度为54.7%;对“肯定学生的思想,鼓励大家提出自己的见解”的认同度仅15.5%,这说明八成多的学生在自由思想或表达方面未能得到教师的鼓励与肯定。

  为何多数教师不能容忍学生的奇思怪想,该课题组成员分析了其中的原因:超七成的学生反映学校和家长把高考和升学排在最重要的位置,64.0%的学生平均每天在校“纯学习时间”达8小时以上。模式化的教学程序和方法,使学生的批判性和创造性思维受到压制。

  今年“两会”期间,部分教育界代表委员指出,学校对教师的评价考核,在相当长时间里“重教书、轻育人”,即过分注重以学生考试成绩评价教师,教学成绩好的教师就是好教师,而“育人”被忽视,应试教育愈演愈烈。

  去年10月,《中国青年报》发布的一项数据显示,73.2%的人直言,“教师”是当下最受职称评审之“累”的职业,无法静心教书育人。2009年年底,《现代教育报》联合人民网教育频道推出的“2010教育期盼”调查显示,近六成校长建议废除职称制度,认为工资和职称挂钩对不同类型学校不公平。

  “当今教育的过程,几乎是在将人知识化而非社会化的过程,尤其是各个年龄段教育提前化的问题凸显——小学生做中学习题,中学生研究大学课题,而大学生反过来学习怎样做人。”在中国科协科技与人文专门委员日前举行的研讨会上,北京大学常务副校长柯杨说出当今我国教育的这一大“悖论”。

  面对这一问题,有学者表示,其实大多数教师对教育事业都是有激情和理想的。当务之急,是打破一味以学生成绩为标准对教师进行审核、评价的制度,建立起一套新时期下的“好老师标准”。

  全国政协委员、山东师范大学科技处处长陈德展,在今年“两会”中指出,教育的目的是培养全面发展的人才。我们可以制订一种相对公平的教学质量评价体系,将学生评价、社会评价以及学生成才作为重要评价项目,让教师的教学成绩能够尽量多地体现民意。 (来源:中国青年报 韩妹)


 编辑:怡然
附件:无
我来评分
平均分: 4.0
评分人数: 1
访问次数:11861
推荐栏目:  推荐链接: